浮半世涟漪,醉歌田舍酒笑读古人书

今人多道五柳先生于乱世归隐,性高洁却避世,然,你非自个儿安知作者之乐。春出农下尽生机,山远水近天一色,此情此景,宏儒硕学,乐安天命,怡然自得。

宋-苏轼

Smile小千-战魂(岳飞·《满江红·写怀》)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和风摇,清波荡,水光潋滟花正好;微草晃,淤泥漫,陂池点点淡紫开。

苏东坡天下无双,本性开朗,喝多了,亦有豪情万丈,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别看岁数大了,敞开怀和您喝,发发少年狂。想想那庙堂之上的人若是用自己,照旧会为国家建功立业,西南望,射天狼!

文 | 墨书

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夜色深,酒气盛,大梦一场不愿醒;灯火暗,墨色寒,醉意拭剑眼婆娑。梦中景,心所盼,一梦如烟,事事尽枉然。你看,宝刹肃杀照旧,天下乌烟瘴气未斩,唯今却不得不醉里看剑,梦醒扶白鬓。

人生如梦,抬头看着那万古长空,东坡先生感慨非常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,乌台诗案是她人生的倒车点,喝点,酒贱常愁客少,月明多被云妨。春节什么人与共孤光。把盏凄然北望。酒很便利,客人却尚未,又是元宵节,把盏却不欢,北望,望那高耸入云庙堂亦可能是望那离别的小兄弟。

良辰美景好时光,垂柳嫩枝惹清歌;问君可有归来期,鬓垂霜白各自安。

图片 1

橙翼-醉里挑灯看剑(辛幼安·《醉里挑灯看剑》)

宋-苏轼

曾闻国富民强,又见朝代更迭,指间繁华盛,转眼战乱起。在如此1个争论的江湖,诗词文人以笔墨为亲情,在一年又年的野史洪荒中为后人描画出最实际的感受。

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冷酷,更在斜阳外。

颜涣-归去来兮辞(陶渊明·《归去来兮辞》)

周邦彦-宋

你听,什么人于天际之处,读词诵赋,道出心里所感。

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,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您看,什么人于时空之中,泼墨挥毫,说尽平生所求。

图片 2

小曲儿-爱莲说(周敦颐·《爱莲说》)

破阵子

月色浓,鼾声起,辗转反侧忆初时,余家贫,食不足,略有才气入仕途。热肠古道为民安,怎知民心是非非小编喜,官路腐朽难苟同,五斗炊米不折腰。

范希文,后天下之忧而忧,先天下之乐而乐,伟大的职员。他的酒是思乡的酒,是理想未酬心不甘的酒,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!是记住的乡愁酒,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优伤,化作相思泪。喝着喝着,泪下。何人道男儿心如铁,君不见,满川红叶尽是离人心中血。家,离久了,甚是牵挂!

鹤于九天,雨水春雷,翎翼不染泥,营口闲放,纵意为歌,上下只弹指。哪个人于官道,身形萧索,冠帽附轻袍,归来西山,吉凶难料,何不居东山。

月既不解饮,影徒小说者身。

群山万壑,青竹翠峰,清劲风暖阳尽显好风光;孤亭斜枕,荠麦春雪,纵其所如寄情于白鹤。

宋-李清照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知道依然不知道。知不知。应是绿肥红瘦。

东山之临,西山之缺,朝翔而幕落,立于陂坡,行云万里,清鸣赋长歌。什么人于官道,慰以小说,徒羡清贫乐,九州可游,四方为家,通晓一身轻。

明月何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作者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碧波江水行潺湲,连绵心意付情深,欲将菜豆换相思,惟愿君心似我心。

塞下秋来风景异,大庆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,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

HITA-水龙吟(宋·吴泳)

酒贱常愁客少,月明多被云妨。元宵节哪个人与共孤光。把盏凄然北望。

时光荏苒,岁月苍凉,在时代又一代历史年轮的流浪中,诗词文人走的路,留下的稀世印记,在笔墨的印刻下越发浓重。那是本身爱着的土地,那是他们留下的学识,千年时光如历史,再不见当年那人,再不闻当初那事,唯有诗词歌赋几经沧桑,还我们三个实际的年份。

大儿锄豆溪东, 中儿正织鸡笼。 最喜小儿亡赖, 溪头卧剥莲蓬。

尽管说世间万物皆有灵,那么,诗词文人便是智慧的创制者,诗词歌赋则是智慧的承载者,他们相反相成,浑然一体,在时光的几经淘沙中,依旧唱着歌,说着祥和的轶事。

满庭芳

遥记秋风萧瑟,刀戟声声厮杀不绝。看,哪个人珍贵甲薄衫,挥手中青锋,纵马过处无命还;听,马蹄不歇,箭声不止,铮铮儿郎不知惧。

风老莺雏,雨肥梅子,午阴嘉树清圆。地卑山近,衣润费炉烟。人静乌鸢自乐,小乔外、新绿溅溅。凭栏久,黄芦苦竹,拟泛淄博船。

云の泣-小编住密西西比河头(李之仪·《小编住密西西比河头》) 

苏幕遮

归来兮,冰霜雪降,进退为难,漂泊难有依;归去兮,黄冠草履,葛衣鼓琴,躬耕以妆饱。归来归去何则兮,可怜上卿竟难则,唯羡白鹤自在去,俯仰天地无所及。

清平乐·村居

全世界若有人接近,可以不恨,于人海茫茫中遇到,命中注定难辜负。琴声响,卿意重,展纸研磨绘诗意;望江水,君如兰,思极不见夜阑珊。

宋-范仲淹

号角鸣,马蹄响,曲罢剑舞士气足;食味浓,军乐起,收复中原归故土。

茅檐低小, 溪上青青草。 醉里吴音相媚好, 白发何人家翁媪?

问,此间风月与什么人说。

把酒邀明月,对影成多个人。

那几个年,尘世侵扰不堪看,名利加身心难清,于莲间酌酒几盏,风扶淡花,香溢鼻尖,此脑出血景,静者自观,冰清玉洁,傲世独立,非众流可观,非避世可懂。

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亲密。

濂溪先生可同游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
血色残阳,旌旗烈烈,保国三门峡战不休。牧笛声,破寂寥,告慰亡魂免流离,魂归来兮守故里。保作者国,慰作者灵,血染半边不退掉,策马仗剑破敌军。剑锋转,热血燃,尽诛宵小收王图,烽烟散尽青史传。

永结残暴游,相期邈云汉。

雾色浓,夜微亮,虫鸣鸟啼扰安眠;人声嚷,车马稀,扶杖耕种汗浸衫。哪天,褪去官袍,一身清风,着自家布衣粗衫,居笔者萋萋陋室,红酒自酌,琴书畅谈,如此那般随心所欲,怎不快哉。

西江月

图片 3

月下独酌

笔转墨浓书世间百态,言语之词展墨迹遗篇,一代天骄枕黄土,徒留诗篇传过去。

图片 4

月光薄,竹桥掩,酌酒孤赏莲香远,映叶畔,淡妆艳,沦落尘埃泥不染。约朋友,灯火暖,浅谈小饮观涟漪,独立喧嚣心不乱,一呵而就,亭亭净植,宛若雪后松树。

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唯有,美好的梦留人睡。

寻山河风景,淡云娇花,远香近浓,众之所喜,爱不绝口。于山体之间,淤池之中,藏菡萏半边,红白相连,碧玉相配,味清且淡,唯吾独爱。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
秋色重,天亦寒,薄衫情浓叹初识,一曲古音浸心底,《履霜操》罢付青睐。千山路,万里途,相思为苦铺满路,江水长流人常在,定不负相思意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图 | 来源于网络

老夫聊发少年狂, 左牵黄, 右擎苍, 锦帽貂裘, 千骑卷平冈。
为报倾城随参知政事, 亲射虎, 看孙郎。

卿住尼罗河头,君住莱茵河尾,曲水百转,共饮一江水。还记相逢相见心相倾,脉脉远望竟无话。琴声起,墨和鸣,不说冬雷震震,江水为竭,只愿年年花开能共赏,千里之遥作尘埃。

资料取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

丁丑夏酷暑之夜⌒一叶一释迦牟尼佛整理

坠啦啦-放鹤亭(苏子瞻·《放鹤亭记》)

醒时相交欢,醉后各分流。

苏东坡的酒,丙戌冬至节,欢饮达旦,大醉,兼怀子由,写的很精晓了,春龙节,满面红光,喝了一夜,喝醉了,不领悟苏老婆骂没骂他。团圆夜思量兄弟,问天问月问古今,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,今也难全,一起瞅着月球,喝!

图片 5

酒酣胸胆尚开张。 鬓微霜, 又何妨! 持节云中, 何日遣冯唐?
会挽雕弓如满月, 东北望, 射天狼。

江城子·密州狩猎

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忧伤,化作相思泪。

今儿早上雨疏风骤。浓睡不消残酒。

图片 6

自小编歌月徘徊,作者舞影零乱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宋-范仲淹

帝国维称纳兰成德为“以自然之眼观物,以自然之舌言情”的小说家。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,纳兰喝多了,就是睡。睡醒了,无味!污浊不堪的政界无味!

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,归梦隔狼河,又被河声搅碎。还睡、还睡,解道醒来无味。

清-纳兰成德

图片 7

宋-辛弃疾

接头辛弃疾喝醉了干吗呢?醉里挑灯看剑,那是耍酒疯的音频,喝醉了,拿出宝剑看,毕生致力于收复故土山河,怎奈一身抱负终成空。据他们说临死还高呼“杀贼!杀贼!”,真英豪也。固然喝多了看你在一旁,拿把剑架你脖子上,问一句:“为啥?为何本人一腔爱国的腹心,一身的本领,为国为民,那一个朝廷竟然不知晓?一帮子空谈、偏安的软蛋稀泥、臭官僚们,误国啊!”你怎回答是好,可如何做才好。千古功业云烟过,已是白发苍苍,没时间了。算了,不如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何人家翁媪?和邻家逗逗乐,喝点小酒,享享田园之乐。

渔家傲

图片 8

唐-李白

年年。如社燕,飘流瀚海,来寄修椽。且莫思身外,长近尊前。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听、急管繁弦。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时眠。

舞蹈弄清影,何似在凡间?

丑牛抬头,欢饮达旦,大醉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

尘世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。夜来风叶已鸣廊。看取眉头鬓上。

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照旧。

如梦令

如梦令

马作的卢飞速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主公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爆发!

喝多了,有醉卧沙场君莫笑的豪情,亦有劝君更尽一杯酒的友情,也有拚一醉,方今乐事她年泪的愁情。还有一壶浊酒喜相逢的闲情。喝多了,就上床,不吵不闹,不玩刀剑,不发牢骚,不乱打电话,那是酒德。古人说过年方少勿饮酒,饮酒醉,最为丑。那是经验教训,所以喝酒前我们上学周邦彦老知识分子,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作者醉时眠。

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
水调歌头

自家个人不是很同情女孩子喝酒,易安居士喝酒,有时候也是喝的眩晕的,可是并不影响本人对她的钦佩之情,她在诗词上的做到令人可望。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,看看,醉的都找不到回去路了,小编有个对象晚上喝多了回家,骑了半宿电车,从大家县城风驰电掣般直接骑到邻县县城去了,唉,那种业务古今有之。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,头一天喝大了,睡了一夜,早上兴起还头晕,李清照好酒量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,晚来风急。岁数大了,喝不动了,愁苦之事日多,来相召香车雷克萨斯,谢她酒朋诗侣。朋友来约玩,不去了,近年来憔悴,风鬟霜鬓,不宜外出,不如向、帘儿底下,听人有说有笑。照旧不喝了啊。

图片 9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