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丹李宗伟列传,世纪之敌

然其雄烈过人,不可以为物所折,每克敌,必作长啸状,若三国武周张桓侯,敌闻之害怕。某岁,战于南韩,逢其怒,乃瞠目张须,斥大韩民国主教练,几欲捶碎其首,乃得黄牌。

甲寅之岁,苏迪曼杯,丹携必胜之势力取陶菲克氏,世人视之莫不嗟叹:呜呼,羽球之事,如今只在丹矣!

丹初逢宗伟,或曰在戊辰岁(二零零零),汤姆斯杯,人生初见,刀剑相逼,宗伟不利。天下观战,皆曰:宗伟羸弱,岂可敌一级丹。

然丹与宗伟,虽为羽球宿敌,实乃英豪相惜。若张辽之于关云长,秦叔宝之于单雄信。虽攻守之间不可避让,然于内心之间皆仰慕对方。宗伟曾曰:“若世无林丹,则吾生有何趣。”丹亦曰:“若世无宗伟,则吾虽登顶,亦无意义。”世人莫不敬之。

年未弱冠,丹乃始呈锋芒,高丽国抚顺封冠,其后多有中意,或全英,或世锦,或奥运,斩黄综翰,诛鲍春来,灭彼得盖德,封冠摘桂者屡矣。亦偶有折剑,惜败林羽峰,然胜多负少,诚为主力,若独孤城然。

又两年,苏迪曼杯之战,宗伟再克丹。时国人睹丹之累负宗伟,皆忧之。盖其时距巴黎奥运不足一年而。丹闻众人之虑,乃笑而答云:“宗伟不足为忧也,若奥运再会,吾必破之。”人皆忐忑。

图片 1

丹体态雄伟,其攻如蛟龙入海,猛虎下山;其守如观世音菩萨千臂,武夷山连横。丹之为球,其驰骋若狂风,叱咤若轰雷,挥剑必在电光间,击之必中。况其以军人之姿,每战都是必胜信念而住。兼之左手持兵器,出招变幻莫测,球路风云万变,世皆希望,人莫能敌,谓之曰“顶尖丹”。

图片 2

世人异之,莫能会智者之意。智者乃背手抚须,仰天长笑而去。且曰:既生伟,何生丹。既生丹,何生龙矣!

李宗伟者,长丹一虚岁,中华吉林人也,于丹为同州郡,其祖迁马六甲摈城。

天既生林丹,又于远处乌鲁木齐马来邦,生李宗伟。

十十虚岁,乃称雄马六甲,其间虽有蹉跎折败,然励气精进,不负壮志,若有所待。年二十五,整个世界称甲。

岁在甲戌,四月之望,天有异象现于巴西国之里约。当是时,太白分于翼轸,紫微大帝现于觜参。

理所当然,天下羽球,无非丹与宗伟之争,两雄相逢,风波际会,若龙若虎,山为之崩催,天为之暗淡。每战,必尽死力,不克不休,若不共戴天者。世人传曰“当今羽球足听众,惟一级丹与宗伟耳。”

至弈年,08之岁,巴黎奥运盛举海内瞩目。丹不负众望,与宗伟会于羽球决赛,持长剑,左右夹击,不两局轻取宗伟。世人皆言丹诚不欺也。

过年,二虎再战,宗伟克一流丹。丹矢曰:明天之耻,以往不再。

丹初逢宗伟,在壬戌岁(2000),汤姆斯杯。彼时龙虎初斗,宗伟不利。弈年,马来邦公开赛,丹再战宗伟,宗伟大败之。

宗伟与丹大战,其盛莫过东京(Tokyo)、London与里约,都以奥运披甲相见。

林丹者,华夏湖南府武平县人物。壬子年秋五月生,当世之羽球帝皇。丹母初妊娠时,30日梦丹顶鹤衔白羽于屋顶而鸣,三十日不绝。及醒乃问之于看相之士,士曰:此乃吉兆也!丹顶鹤乃祥瑞之鸟,衔白羽者,尤为典雅之盛。盖言腹中之儿他日必成大事也!

宗伟亦性情好羽球,十1周岁,随父往体育馆,戏挥剑击球,里正曰:“此子大才。”宗伟乃以羽球为业。

及至诞辰,后山百鸟衔羽,仙鹤齐鸣,乡人无不异之。其父乃从妻梦中所见丹顶鹤事,以“丹”字名之,曰“林丹”。

某日,随母往篮球场,观羽球,以其幼,乃拾球,穿梭跳奔,机敏若猿,少保见,问:“此何人子,机敏假使,他日羽球良将也。”林母曰:“犬子拙,好用左臂。”参知政事曰:“恶,此非拙也,此子必以左臂成大事,切不可矫之。”乃纳丹为学子。

自08奥运败绩之始,凡八年间,每逢决战,宗伟皆负。庚寅年,战利雅得亚运,宗伟负;至辛丑年,战伦敦羽球世锦赛,宗伟又负;及至壬午年,战London奥运,宗伟再负。又过年,迈阿密羽球世锦之战,宗伟再负。是以宗伟屡战屡败,坚持不懈。

乃相逢,四个人皆老,挥剑相向,势若虎斗,虽非巅峰之决,然亦使决战失色。毕,林丹负,宗伟胜。然胜者无骄矜,负者无衰颓,喜极相拥,相忘江湖。

至10周岁,乃送丹之专门校,昼夜磨练,不五年,已颇有威望。世纪之交,以十七之龄入国家队。不两年,登国际羽联魁首之位,世人异之。

或曰丹与教练员争辩,乃殴折之,众乃鄙曰:“呜呼,丹乃丘八乎?”无何,丹亦谢罪。

岁至壬戌,伟年方廿三虚岁,羽球整个世界称甲,位列一哥。彼时林丹胜陶菲克氏,气势日盛。伟与丹龙虎之争,指日而至。

战London,宗伟伤,又负于丹,丹亦不乐,曰:“惜哉。”

然冥冥天道,进退有时;煌煌人伦,轮回有定。如有日必有月,有阳必有阴。宇宙洪荒,万物调和,莫不合此数。

林丹每怀必胜之志,若不胜,夜不能寐,灯下志其败绩,思所以力克者。

有好事者,乃于闹市置条案,摇羽扇,细数十年间伟与丹之鏖战,评五个人之奇迹。听者无不动容。

又在London,战日本将,丹挥剑欲迎,球在空虚,剑猝然折,丹迅若虎豹,易剑而战,然球已入境,丹咆哮,做大可恨状,不知所言何语。有好事者曰:“以丹口型,若曰三个保险套。”

十二岁,随父往体育场,偶得羽球,旋显其纯天然。旁有太师视之,乃谓其父曰:“此子骨骼清奇,禀赋出众,若为羽球,其后必成大才。”宗伟乃以羽球为业。

又过年,二虎复战,宗伟再克一级丹。

人人乃遍寻智者于市而不行,俄尔叹曰:“此天命之数,莫能违之也!吾辈虽敬宗伟之技,感其德,然穷其毕生而不行染指奥运之荣誉,亦引为毕生憾事矣!”言罢,大千世界皆泣。

战里约,时丹老矣,苦战,或问:“君为廉将军,苦战若何?”丹曰:“吾与宗伟有约,必不相负。”

丹年少气盛,每逢陶氏,必大发雷霆,血脉喷张,乃于心中明誓:羽球季军,宁有种乎,他日小编必取而代之!

里胥刘曰:

战巴西前,宗伟与丹,凡三十六战,丹胜二十五战,宗伟胜十首次大战。时丹已三三之岁,宗伟已逾三四之岁。有惑者问之:“尔等征伐多年,名誉等身。可是里约仍赴死而战者何?”丹与宗伟皆言:“吾与彼有约,必不相负。”

图片 3

当然,天下羽球,无非丹与宗伟之争。龙虎会合,天地崩摧。但有赛事,无不以重创对手为要。是以每战,丹与宗伟必尽死力。世人曰“吾观天下羽球之英雄,惟丹与宗伟耳。”

图片 4

今人皆怜之,有“既生瑜何生亮”之感,然宗伟不为所动,尝出自传之书《败者为王》以铭其志,观者无不惊讶。

夫天降大侠,若无匹敌,则万古如长夜,既有瑜,则有亮,既有独孤城,则有南门吹雪,既有林丹,必有宗伟。

不过宗伟实乃命局多舛,十年间叱咤寰宇,人莫能与之敌,唯独与丹之交锋,未尝胜迹。

文/予弌

嗟乎!天命有数,世事无常。人生之不如意者,十之八九。吾观丹与宗伟数十年间,纵横羽球,虽比赛场全部胜负,实则人生无输家。今感其史事,书《林丹李宗伟列传》以歌之。

林丹,上杭人也,壬辰岁(1982)生,骨骼清奇,体如削峰,性刚强,难调服。幼时好用左臂,虽父母斥之百端,终无法改。

当是时,大千世界方悟当日智者所言“既生伟,何生丹。既生丹,何生龙矣!”盖言宗伟克丹,复又负龙之事。且凤鸟拾羽暗喻林丹之势去,蛟龙衔球隐喻谌龙之飞升。

丹奋翼云端长啸,宗伟落寞,恸极,及登坛,大哭,世人皆哭。马六甲歌姬梁静茹叹恨曰:“吾为宗伟惜。”中夏族闻,大怒:“梁静茹乃中夏族也,何以惜印度人。”或曰:“静茹乃马来中原人。”又怒曰:“尔欺作者哉,静茹吟《宁夏》,非宁夏人乎?”

当是时,羽球界世之霸主乃印尼之陶菲克氏。彼以出神入化之技,轻灵跃动之姿,席卷中华,威慑五洲,寰宇之内人莫能敌。甲申年,雅典奥运,陶氏以不败成绩折桂;翌年羽球世锦赛事,陶氏两局轻取林丹,再度登顶。是以丹数战于陶菲克氏,未尝胜迹。

几位都以相互相重,宗伟曰:“若世无林丹,则吾生有啥趣。”丹亦曰:“若世无宗伟,则吾虽登顶,亦如嚼蜡。”

然一呵而就,再而衰,三而竭。宗伟虽大胜宿命之敌,又逢按兵不动之谌龙。谌龙者,年方廿六,身长八尺,样貌奇伟,有万夫莫敌之勇。宗伟以三旬之龄,病痛之躯,虽文韬武略,然强弩之末,其势不或许穿鲁缟。不两局,惨然负于谌龙,平生不得染指奥运桂冠。

丹之为将,驰骋若狂风,叱咤若轰雷,挥剑必在电光间,击之必中,必创,每逢恶战,气不少衰,多能拔阵席卷,灭敌而去。其在瑞士联邦,夺冠登顶,人皆希望,谓之曰“拔尖丹”。

及至十一月十九,宗伟苦战三局,凡一百又十三回合,方以微弱之势胜丹。旋至决赛,华夏虎将谌龙以万夫莫敌之势,不两战斩宗伟于马下。

相争多年,乃成兄弟,巅峰对决,人生快事。快哉,快哉,夫复何言。

丹亦于三四名之战中,惨然告负。至此,数十年龙虎争霸,以三人皆负而终。宗伟穷其毕生而不得志,诚引为生平憾事也。

天既生林丹,又于3000里外,萨拉热窝他邦,生一李宗伟。

有智者曰:善哉!凤鸟拾羽而归,蛟龙衔球而卧,宿命之更替,当于明日始也!

战巴黎,亿万人观,风波皆变其色,天地亦失其态,二龙争青霄,鳞甲奋飞,江海呼啸,战良久,一龙折戟,此龙乃宗伟也。

宗伟者,祖籍中华福建府。其祖当年为求生计,出国外,迁马来邦摈城,是以伟虽为异邦之氏,实为中国子孙。伟乃家中幼子,少时体态清瘦,尝为篮球以壮其形,后母敬服之而弃。

战巴西前,宗伟与丹,凡三十六战,丹胜二十五战,宗伟胜十世界第一回大战,宗伟或抑郁。然每相杀后,必相爱,或倾盖而谈,或闲步作语,或把盏话旧,或鸿雁达意,诚所谓俄克拉荷马城碧云处,中原花开季,何当重剪烛,却话厮杀时。

丹携大大桥镇刀之势,每逢外敌,都是破竹之势击之。或全英,或世锦,或亚运、或奥运、或FIFA World Cup,丹皆攮亚军入怀。数十年间,横扫神州,威慑宇宙,成满世界羽球之至高现象,古往今来未有此大成就者,有好事者戏曰“羽球之孛儿只斤·成吉思汗”。

丹少时聪颖,力沛而好动,凡球类之技皆喜。其父观其情景,阅其技术,乃谓其母曰:吾儿少有资质,若加以高人指导,其后必成当世之娇子。及问丹之兴趣所寄,尤好羽球。其母奇之曰:“吾尝梦仙鹤衔白羽,今以吾儿尤好羽球而视之。羽球亦为白羽,此非天命乎?吾当因循天命,使吾子习羽球之技也!”

十五虚岁,伟即称雄马来邦,得平昔之首冠。其后羽球技艺日渐精进,虽偶有战败,然彼于羽球之天赋,人皆赞之。及至弱冠,伟渐入佳境,不单于马来邦强劲,与海内外之权威对垒,亦颇有斩获,遂成马来邦羽球将来之所系。

两头于里约羽球半决之战再会。盖三人每战必穷其技,怠其力,未有保留。况此番与丹之第一回大战,如蛟龙斗于猛虎,天地为之色变。宗伟毕其功于一役,三轮激战,方以微弱之势胜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