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恒道也,须读韩非解老

老子书中有几处“象”的言语:

道,可道也,非恆道也;

大象无形

韓非子喻老篇曰:「凡理者,方圓短長麤靡堅脆之分也。故理定而後可得道也。故定理有存亡,有死生,有盛衰。夫物之一存一亡,乍死乍生,初盛而後衰者,不可謂常。唯夫與天地之剖判也具生,至天地之消散也不死不衰者謂常。而常者,無攸易,無定理,無定理非在於常所,是以不可道也。聖人觀其玄虛,用其周行,強字之曰道,可是可論,故曰:道之可道,极度道也。」

俺不知何人之子,象帝之先。

名,可名也,非恆名也。

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

俞正燮曰:「老子此二語,『道』『名』,與他語『道』『名』異;此言『道』者言詞也,『名』者文字也。文子精誠云:『名可名,非常名;著於竹帛,鏤於金石,皆其麤也。』上義云:『誦先王之書,不若聞其言;聞其言,不若得其所以言。故名可名,相当名也。』上禮云:『先王之法度有變易,故曰『名可名,非凡名』也。」平顶山本經訓云:『至人鉗口寢説,天下莫知貴其不言也。故道可道,相当道;名可名,极度名。著於竹帛,鏤於金石,可傳於人者,其麤也。晚世學者博學多聞,而难免於惑。』繆稱訓云:『道之有小说形埒者,非其至者也。』道應訓云:『桓公讀書於堂,輪扁曰:獨其糟粕在耳。故老子曰:道可道,万分道;名可名,卓殊名。』都以老子道爲言詞,名爲文字。」

执大象,天下往。

按:此言皇上之道非言辭文字所能傳也。史遷有言:「法家無爲,又曰無不爲,其實易行,其辭難知。其術以虛無爲本,以因循爲用。無成勢,無常形,故能究萬物之情。不爲物先,不爲物後,故能爲萬物主。有法無法,因時爲業;有度無度,因物與合。故曰“聖人不朽,時變是守。』」可發此「道」「名」二語之義。

大家来看老子书中“象”的诠释

韩子解老:

人希见生象也,而得死象之骨,案其图以想其生也,故诸人之所以意想者皆谓之“象”也。今道虽不可得闻见,圣人执其见功以处见其形,故曰:“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。”

译文:

人人很少能收看活象,却能得到死象的骨骼。就安分守己那骨骼的指南来设想这活象的榜样,所以人们据以想象的事物都叫作“象”。现在道即使无法被听见或看见,圣人根据它所展现的职能来推得它的造型,所以说:“道是没有发自形状的模样,没有具体事物的物象。”

古人看见“象”的骨骼推想活着的象的旗帜,正如大家明天看见恐龙的骨骼推想恐龙的楷模一样!是或不是很有亲切感?

咱俩再来看韩子对“道可道极度道

的解读:

凡理者,方圆、短长、粗靡、坚脆之分也,故理定而后可得道也。故定理有存亡,有死生,有盛衰。夫物之一存一亡,乍死乍生,初盛而后衰者,不可谓常。唯夫与天地之剖判也具生,至天地之消散也不死不衰者谓“常”。而常者,无攸易,无定理。无定理,非在于常所,是以不可道也。圣人观其玄虚,用其周行,强字之曰“道”,但是可论。故曰:“道之可道,相当道也。”

怎样是道?韩非说:理定而后可得道也。

何以是常?韩非说:唯夫与天地之剖判也具生,至天地之消散也不死不衰者谓“常”。

什么是常道呢?常者,无攸易,无定理。无定理,非在于常所,是以不可道也。

常道不可说,怎么论道呢?圣人只好观其玄虚,用其周行,强字之曰“道”,然则可论。

故曰:“道之可道,万分道也。

附韩非一段话的译文:

作为概念的理,就是方与圆、短与长、粗与细、坚硬与软塌塌等等差别性质的分别,由此理确定今后才方可博得认证。所以,确定的理仍有存亡、生死和盛衰的转变。万物有存有亡,忽生忽死,先盛后衰的变动,是不可以称作永恒的。惟有那种和天地的开辟一起爆发,直到天地消亡的时候如故不死去不衰微的,才得以叫做永恒。永恒,就是没有转变,没有定理。没有定理,也就不是处在那一定的境况之中,由此不可能表明。圣人观看到稳定规律的玄虚,依照它的周边运行规律,勉强把它取名为“道”,然后才可以加以论说。所以说:“道假诺可以用话说出去,就不是永恒的道了。”

相关文章